hyleong's blog

记录网络生活,回味成长经历:)

还是来自美国的网站形式——团购网

说说最近比较热门的团购网站的兴起,这种形式在中国行得通吗?\r\n\r\n下面引用一则新闻:\r\n\r\n\r\n\r\n

原谷歌中国区销售总经理宋中杰,在加入爱帮网出任总裁三个月后离职。面对外界猜测,宋中杰昨晚向MSN科技表示:“离开爱帮是因为与公司的发展思路上有分歧,并没有别的原因。”记者得知,宋中杰自主创业将加入现在正火的团购大潮,依托自己华丽的“谷歌派”团队在全国开推团购网站嘀嗒团。谈到即将创办的网站,宋中杰笑言:“嘀嗒一方面是时钟的含义,代表了人的生活。另一方面取限时团购的本意,符合团购的涵义。注册的时候发现这个域名还没有被注册,于是就叫嘀嗒了。”\r\n\r\n  宋中杰在IT界资历深厚,历任惠普公司副总裁,普元科技COO,谷歌中国区销售总经理,爱帮网总裁。因主管谷歌渠道时业绩突出,被业内人士称为 “谷歌渠道之父”。宋中杰表示:“我们之前的工作经历让我们积攒了很多渠道优势,这使得我们能在全国有很强大的合作伙伴,进而使我们有能力在全国开推我们的嘀嗒团。”目前,中国存在的几百家团购几乎都是集中在一个城市,先图本地商户,再谋长远。而宋中杰的嘀嗒团却明确表示,要同时在全国推广,“刚开始上线 6个城市,一个月内会继续上线三四个城市。”\r\n\r\n  本地商户的价值\r\n\r\n  宋中杰向记者表示,瞄准团购是因为深入的了解了本地商户的价值。在团购模式出现之前,也有一些立足于本地商户的互联网模式在探索,比如大众点评网等点评类网站,赶集网,58同城等同城网站都在探索,甚至探索了六七年仍然苦于长远的发展模式。\r\n\r\n  “本地商户的价值还远远没有被挖掘出来,”宋中杰称:“你看Google与百度的收入,他虽然诞生之初想解决商户信息的事情,但是他们的收入现在很少来自本地商户。而本地商户比如北京,各种餐馆,SPA,运动馆,剧场等可供本地消费的市场十分巨大。但是需要一个更好的模式来引导消费。团购网站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,是消费指南。退一步说,我介绍两万个人来消费,比打广告更有效果,我还让两万个人知道了。还有一个人二十块钱就是二十万,商户能不高兴么?”\r\n\r\n  据悉,宋中杰在创办自己的嘀嗒团之前,加盟爱帮网,也推出了爱帮团的团购。爱帮团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,但出现的时间比其他团购足足晚了一个月。而这回,更是在热潮中切入。对此宋中杰显得很有信心:“我们用户定位很明确,针对消费能力强的小资群体。再有就是我们强有力的合作伙伴。团购的发展不在于你烧了多少钱,也不在于你推广的多好,我们决定主要用口碑传播都可以。关键在于能能否持续给消费者眼前一亮的团购产品。”\r\n\r\n  团购做厚才有发展\r\n\r\n  拜美国的Groupon所赐,中国的互联网终于又一次的不寂寞了,宋中杰对百团大战是毫不在意:“百团大战很快就会结束,只有实力强的才能生存下来。”\r\n\r\n  纵观目前团购网站,几乎所有的页面很简单,一张网页,一个计时器,一个产品,刚推出就陷入了同质化的境地。尤其是每天疲于找产品的事情,让人感觉朝不保夕。\r\n\r\n  宋中杰表示,目前的团购网站的模式都非常的薄,所以把团购做到全国,做出规模,在这上面继续延伸出很多模式才是正确的道路。“增加黏度是一个必须的过程,我们可以发展团探来发掘更好的产品,可以加入站内交流,可以加入站内点评等等,这些都是团购之上的增加厚度的模式,而这些模式又会促进团购用户的黏度。”

\r\n\r\n 在我看来团购只是变相的批发网站,只是在顾客有购买意向之前已经,已经把要批发的内容做好了而已。这样给商户带了了顾客也来了一定的实惠。\r\n\r\n 但是这种形式像雨后春笋一样地爆发,这样类型的网站一时间,冒出了很多,很多人都很看好这样形式。不过真正能活下来的有几个呢?还是像其他类型的网站一样,流量还是掌握在大的门户手上,比如最近腾讯也表示要做团购了。貌似留给草根站在的机会并不多。同时这些都是属于消费类网站,产品的质量,谁来保证,等等,都有待解决。\r\n\r\n 国外的facebook,twitter都火了,这预示着WEB2.0的到来。网站的内容都是由网友来提供,加上更多的ajax应用。FB满足了人们交友的需求,国内有了人人网。twitter满足了人们都最新消息的需求,国内有了新浪微薄。他们都成功了,是因为站在访客的角度来考虑问题,同时他们有强大的资源来支持网站的建设。他们就这样成功了。\r\n\r\n 草根站长去哪里找没有被发现的空间呢?

1 Comment

  1. 又是模仿美国的模式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© 2018 hyleong's blog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